我做梦梦到也青最新话发糖了
惊坐起然后看了眼时间继续睡

😴

《绵里针》也青

一个不知所云的复健
感谢所有喜欢我的人

[1。]

刚柔并济,绵里藏针,滑似攥不住的一捧暗泉。
王也非常不善于和这种人打交道,倒不如说他尽量避免和这种人有交集。男人之间就应该有话说话有事说事,大不了脸红脖子粗的打一架,打完勾肩搭背去喝酒,要比表面交情好得太多。可诸葛青偏是这种人。
三刚月份的北京还有点凉,王也推了门进去,被店里带着烟熏肉香的热气糊了一脸。诸葛青埋头忙着扒盘子里的小龙虾,不急不缓的抬眼扫过来,努努嘴示意他坐下。服务员要比诸葛青殷勤,赶忙捧着菜单走过来,王也瞅瞅排了半个桌子的肉片青菜,客气的摆摆手拒绝了,那姑娘也没气,反而一脸高兴的偷瞄了诸葛青好几眼,乐颠颠...

后来诸葛青听说,张楚岚逐渐强硬起来重振门楣,风沙燕准备跟贾正亮结婚了,风星潼去了长白山,傅蓉找了个本分羞赧的男孩。
再后来诸葛白也长大了,跟人切磋也不再会害怕,一手奇门用的也不错。当哥的诸葛青把帽子摘下来摁到和他差不多高的人头上,手隔着布料揉了揉。决定直面黑暗的道长打了个哈欠,把手往衣服上蹭了蹭,然后伸向诸葛青。王也勾勾嘴角,微不可闻的笑了笑,跟他说:他们都有家了,还看啥啊,走啦走啦。

于是诸葛青就跟他走了。他嘴里咬着根草,颇有道长当年风范。
云游四海,坦坦荡荡。

王也:起来去买菜,心情美美哒

安抚好半梦半醒的诸葛青,拉窗帘看到楼下院里诸葛白和风星潼在互敲竹杠

诸葛白:我哥敢一个人去游碧村!
风星潼:我姐敢反攻!
诸葛白:我哥也敢!
王也:你哥不敢!!

最后斗嘴略占下风的诸葛白不情不愿的请风星潼吃了小猪佩奇棒棒糖和德氏大奶砖

他的心是很大的,装得进天下苍生和人间疾苦。
他的心是极小的,吝啬于半点情爱和悲欢离合。

年末合集

可以连在一起看也可以当独立的来看系列


《不乐》http://chengyaoluwuqi.lofter.com/post/1dd27585_117ebcaf

诸葛青凑过来,他咬着烟,去对王也燃着的那根,嘶的一声轻响,淡白色的烟雾从鼻腔间舒了出来,萦萦的绕在两人之间,模糊了诸葛青的脸。王也看到了隐藏在衬衫下的一片锁骨淡痕,隐约的瞥见诸葛青挑着眉,狐狸似的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隔着雾,如隔着云山。

月光透过稀薄的云层洒在诸葛青的脸上,在他双眼处留下两小片弧形的阴影,他的睫毛很长,故而投影也疏疏瘦瘦的,显得有些凉薄。略显单薄的身形扛起了这一辈的荣耀,他的输赢棋布都关乎家族,他肩上是诸

《糖心柚子》也青

王也坐在地板上,背靠着沙发腿,诸葛青横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有个柚子。

北方冬季的水果多是带皮的,柚子橘子橙子之类的,吃之前得费劲扒皮,不知会从哪里溅出的汁水弄得满手黏涩,溅进眼睛里又酸又凉。尤其是柚子,皮厚,一刀划不透,一圈一圈打了薄,扒完皮多半就不想吃了。
可诸葛青偏是爱吃这种汁汁水水,他懒得动手,又不甘心只看不吃,于是用眼巴巴的瞅着王也。王也感受到诸葛青的目光,头也没回的装不知道,手按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调台。诸葛青死盯王也,王也死盯液晶屏幕。沉默,沉默是冬天的水果。
 
“好嘛!我给你剥就是!别这么瞅着我,油腻死了。”王也把遥控器扔给他,一手拿刀一手捧柚子。
“我怎么瞅着你了?...

《冷水》也青

王也送了诸葛青一瓶爱马仕的冷水,在他生日当天。

诸葛青刚睡醒,迷迷糊糊洗了脸,拎着牙杯趿拉着人字拖,蹲到院里的台阶上咕噜咕噜的刷牙。浙江有点凉了,秋天终究是到了,诸葛青摸摸自己露在外面的大白腿,感慨再不能穿短裤了。

“青仔!”诸葛萌咬着根水萝卜,捧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你的快递!”
“哪儿来的?”
“帝都呢,时间算的可准了,你哪个小粉丝这么有心?”
“怕叫你失望了啊小姑。”

在诸葛萌一脸期待的注视下,诸葛青撕开了快递包装袋,划开了盒子的胶带,盒子的四个角都用泡沫板挡起来,里面铺了厚厚的泡泡纸,包裹得相当严实。拆完一层又一层,挺大的盒子拆到最后只剩下巴掌大的一个爱马仕礼品...
1 / 4

© 连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