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也:起来去买菜,心情美美哒

安抚好半梦半醒的诸葛青,拉窗帘看到楼下院里诸葛白和风星潼在互敲竹杠

诸葛白:我哥敢一个人去游碧村!
风星潼:我姐敢反攻!
诸葛白:我哥也敢!
王也:你哥不敢!!

最后斗嘴略占下风的诸葛白不情不愿的请风星潼吃了小猪佩奇棒棒糖和德氏大奶砖

他的心是很大的,装得进天下苍生和人间疾苦。
他的心是极小的,吝啬于半点情爱和悲欢离合。

年末合集

可以连在一起看也可以当独立的来看系列


《不乐》http://chengyaoluwuqi.lofter.com/post/1dd27585_117ebcaf

诸葛青凑过来,他咬着烟,去对王也燃着的那根,嘶的一声轻响,淡白色的烟雾从鼻腔间舒了出来,萦萦的绕在两人之间,模糊了诸葛青的脸。王也看到了隐藏在衬衫下的一片锁骨淡痕,隐约的瞥见诸葛青挑着眉,狐狸似的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隔着雾,如隔着云山。

月光透过稀薄的云层洒在诸葛青的脸上,在他双眼处留下两小片弧形的阴影,他的睫毛很长,故而投影也疏疏瘦瘦的,显得有些凉薄。略显单薄的身形扛起了这一辈的荣耀,他的输赢棋布都关乎家族,他肩上是诸...

《糖心柚子》也青

王也坐在地板上,背靠着沙发腿,诸葛青横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有个柚子。

北方冬季的水果多是带皮的,柚子橘子橙子之类的,吃之前得费劲扒皮,不知会从哪里溅出的汁水弄得满手黏涩,溅进眼睛里又酸又凉。尤其是柚子,皮厚,一刀划不透,一圈一圈打了薄,扒完皮多半就不想吃了。
可诸葛青偏是爱吃这种汁汁水水,他懒得动手,又不甘心只看不吃,于是用眼巴巴的瞅着王也。王也感受到诸葛青的目光,头也没回的装不知道,手按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调台。诸葛青死盯王也,王也死盯液晶屏幕。沉默,沉默是冬天的水果。
 
“好嘛!我给你剥就是!别这么瞅着我,油腻死了。”王也把遥控器扔给他,一手拿刀一手捧柚子。
“我怎么瞅着你了?...

《冷水》也青

王也送了诸葛青一瓶爱马仕的冷水,在他生日当天。

诸葛青刚睡醒,迷迷糊糊洗了脸,拎着牙杯趿拉着人字拖,蹲到院里的台阶上咕噜咕噜的刷牙。浙江有点凉了,秋天终究是到了,诸葛青摸摸自己露在外面的大白腿,感慨再不能穿短裤了。

“青仔!”诸葛萌咬着根水萝卜,捧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你的快递!”
“哪儿来的?”
“帝都呢,时间算的可准了,你哪个小粉丝这么有心?”
“怕叫你失望了啊小姑。”

在诸葛萌一脸期待的注视下,诸葛青撕开了快递包装袋,划开了盒子的胶带,盒子的四个角都用泡沫板挡起来,里面铺了厚厚的泡泡纸,包裹得相当严实。拆完一层又一层,挺大的盒子拆到最后只剩下巴掌大的一个爱马仕礼品...

“王也,咱俩先分手吧。”诸葛青站在楼上冲他喊,“然后重新谈一场纯洁得不能再纯洁的恋爱好不好啊!”

我什么也不图了,只对你本人心怀不轨呀。

强扭的瓜不甜。

“王也王也,你和诸葛青好上了?”
“什么?没有啊,就朋友关系。”
“那你俩关系怎么样?诸葛青那人不太好相处。”
“还行吧,关系挺好的。”

“他俩关系好。”
“王也想和诸葛青好。”
“哎哎,听说了么,王也想跟老青搞!”
“他们说老王和诸葛青好上了,那他俩搞了么?”
“王也想跟诸葛青搞,可诸葛青不想和他好。”
“我只知道他俩搞了,不知道他俩好了。”

“青哥,听说你和王也搞了?”
“我没有,你听谁乱说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
“那你和他好了么?”
“没好。”
“不是你说好的么?”
“我是说关系好!不是我想跟他好。”
“好和搞总得占一样吧。”
“没有...

诸葛青三连

“我是喜欢他。”
“A是个好人,他都知道,他对我好。”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这算什么事啊!”

王也三连

“你听我说。”
“哎呀我的心也在痛,你相信我是不忍滴。”
“不是不是不是我没拿你当朋友你别愧疚,不是我不想和你当朋友是我不能……唉也不是反正哎呀我不能说!”

想起来龙虎山道长说过两次“不能和你这人当朋友,没隐私啊”,他随口一说,青一直记住了吧,所以格外的小心翼翼……

但是人家真的没想让你把他当朋友,人家不想和你做朋友啊。

1 / 4

© 连翘 | Powered by LOFTER